Arika

记录生活,十万年写一次字投一次稿,不要关注我。

Rofix:

托祖苏的拂灯官爬上七十米高的悬梯,用轻纱布小心的擦拭着信灯。此时已经逼近午夜,整个城市已经陷入黑色的薄雾之中。在这里只能隐约的看到八公里外对面城市的信灯,淡黄色的光芒还在稀薄的空气中微微闪烁着,好像随时都会被黑夜吞没。风更急了,拂灯官收拾好工具,准备返程。整个城市已经睡去,醒着的只有他和信灯。托祖苏没有电线,所有的能源与信号都是通过信灯的高频率闪烁来传递。信灯之间必须彼此可见才能保证所有信息的互联。而他的工作就是在午夜清洁信灯,保证第二天整个城市的正常运行。他在想对面城市的拂灯官是否也一样疲惫。

评论

热度(2371)